10 Years Focus on Brand
賽門仕博官網
微信的人,頭條的算法,誰是閱讀的未來?
(2142)
微信的人,頭條的算法,誰是閱讀的未來?
(2142)

最近微信7.0的大改版引入了不少新設計,尤其是在“好看”的設計上,體現了或許是Allen張小龍在社交化閱讀方向上的一次嘗試。對此,褒者不一,貶者亦眾。有趣的是:莫論褒貶,都喜歡拿今日頭條的算法閱讀作比。希望本文,能夠跳出人和算法的爭論,帶給你一些不同的見解。


一、什么是“好看”?

在微信公眾號發表的文章,右下角原本是一個大拇指形狀的“點贊”圖標,只有一個計數功能。

新版微信將其改為星星形狀(這個形狀的歷史淵源應該是瀏覽器書簽的Favorite喜愛或收藏)的“好看”圖標。而且,更為重要的,它的功能從計數(count)變成了投票(vote),這個投票會讓你的好友在“看一看”里面看到這篇文章的可能性提高。


二、微信“好看”想干什么?

其實微信“好看”和今日頭條都在試圖解決同樣一個問題,就是在信息爆炸的互聯網時代,如何讓受眾或者讀者更有效的接觸到他希望閱讀的信息,而摒棄掉他不希望閱讀的信息。我們把這個問題叫做“信息篩”問題(the information seive problem),即如何設計和構建一個效率最高的信息篩子,滿足幾億甚至十幾億讀者眾口難調的要求。

那么微信和今日頭條則分別是兩個武林派別的最高代表。前者可稱之為“碳基篩”,后者則稱之為“硅基篩”。我在命名上開了一個小玩笑。所謂“碳基篩”就是指依靠人腦去篩選信息,因為人主要是碳水化合物構成的‘而所謂“硅基篩”則是指依靠電腦去篩選信息,因為計算機主要的核心計算部件是硅、鍺等半導體材料。

粗略地講,碳基篩派經過三代發展:

第一代是靠權威編輯,編啥你看啥,這叫門戶;

第二代是靠大V,大V你要仰望,說啥你聽啥,這叫微博;

第三代就是靠朋友圈,朋友讀啥分享給你,你就讀啥,這是微信。

到了微信這一代,還有個名字,叫做社交化閱讀。

而硅基派迄今則經過了兩代發展:

第一代是靠關鍵詞檢索,你得明確告訴電腦你想看啥,這叫搜索引擎。

第二代就是電腦會試探你,先推一批文章看看你的反應,然后慢慢揣摩你的脾氣和喜好,不斷調整策略,逐漸讓你欲罷不能,這就是今日頭條這一代所搞的。還有個名字,叫做個性化推薦。


三、什么是算法?

個性化推薦背后的工作機制就是所謂的機器學習算法,更迎合大眾的講法叫做AI人工智能算法。其實原理非常簡單,就是一個復雜的數學函數。函數大家都學過吧?函數里面有一大堆的變量和參數。那么變量呢?就是每篇文章都能提取出來一些數值放進去。而參數呢?則是根據你的情況個性化定制的喲。知道了變量和參數,函數就能算出一個判斷結果,這篇文章你喜不喜歡。

有了這個函數就簡單了:把所有文章都算一遍,就知道你最喜歡的是哪些了,優先把這些推薦給你;如果你表現出了不喜歡,比如看都沒看一眼,或者匆匆看了一眼就關掉了,那么算法會默默地看在眼里,然后偷偷地調整函數里面的參數,爭取下一次能夠選的更合你的心意哦。


四、算法霸權主義

個推算法(個性化推薦算法)也常常為大家詬病。比如導致過度沉迷啦(所謂巴甫洛夫的狗效應),讓人越來越只能讀到自己的狹窄偏好之內的文章啦(所謂坐井觀天效應)。但是最嚴重的問題是,算法是由一個中心主體所控制的。讀者在算法面前,其實地位相當于一條被投喂的狗。而那個控制投喂算法的,則是所有人的上帝。而且,這個上帝,并非慈悲為懷的,而是以掙錢為目的的。

算法在擬合讀者的喜好,讀者也在出賣自己的靈魂。讀者在用自己的偏好訓練算法,算法也在用自己的推薦馴化讀者。所有個推算法的終極優化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讀者大腦中多巴胺的分泌量。最終,上帝控制算法,而算法控制了所有人。


五、失控、涌現和自組織

微信之父張小龍和頭條之父張一鳴信奉截然不同的哲學。張小龍應該蠻喜歡凱文凱利的那本書《失控》。在他的哲學里,上帝應該僅僅制定優雅而極簡的規則,然后放任系統失控,自然演化,就像魚群或者鳥群那樣。在極簡規則約束下的眾多行為體自由行動,復雜系統進入混沌狀態,涌現出(emerge)宏觀秩序,產生自組織的繁復形態,令人嘆為觀止。當然在整個哲學中,張小龍義不容辭要擔綱上帝的角色,并持續關注系統演化,適時出手調整規則、實施干預。


六、社交推薦比算法推薦更好嗎?

朋友推薦的假設是,你所在圈層的信息來源、閱讀口味都比較相似。進一步的,只有對于人類這種社會化程度如此之高的動物,這種方式才是合意的。同樣的,這種方法會造成一堆堆井底之蛙的現象。圈層和圈層之間的割裂明顯,人與人之間的信息鴻溝和認知鴻溝反而加大。


七、推薦系統的dilemma

推薦系統的結果有兩個效果指標:一個叫做中意度(affinity),一個叫做提升度(lift)。中意度指的是:推薦結果整體而言符合喜好的程度有多少,也就是整體打開率的情況。而提升度指的則是:進行個性化推薦相比于不作個性化推薦,文章的打開率提高的程度。這兩個指標往往是矛盾的。如果只追求前者,那么就要盡可能給所有人推送最熱門的文章——但這樣一來,提升度就會降低,因為熱文本來就是符合大多數人口味的。而如果要提高提升度,就要選一些本來比較冷門的文章。但是比較容易引起個別人好奇心的,進行個推,這樣打開率肯定就會有比較高的提高,但是極端情況下就會放棄掉極高打開率的熱文。

無論是碳基篩還是硅基篩,所有的信息篩都存在這個兩難處境(Dilemma)。


八、隱私問題

社交推薦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隱私問題。因為為了背書效果,你的閱讀口味和偏好也許會被透露給你的朋友。


九、把算法的控制權交還給每一個人

我們應該建立一種把算法控制權完全交還給每一個人的、去中心化的、新型的推薦系統。這一系統由一種稱之為AI智能體(AI Smart Agent)的虛擬代理組成,每個人都可以從系統中租用一個智能體。該智能體可以運行算法,依據主人的閱讀口味,以及通過與主人的朋友們的智能體互相交流所得知的主人朋友的閱讀口味,從文章數據庫中篩選并推薦。與中心化的算法系統不同,AI智能體的控制權完全在主人手中;這一控制權的完全度與比特幣私鑰對于比特幣的控制權一樣完全。

尤為重要的是:AI智能體是“自足的”(self-sufficient)。也就是說:智能體存在一個生存博弈,主人需要考慮這一博弈,并選擇如何延續智能體的生命。比如:給予它燃料代幣,或者允許它推送一些合意的廣告以賺取廣告費,以便使得智能體能夠持續提供服務。是的,智能體們通過去中心化的區塊鏈網絡進行協同,相互交換意見,支付代幣給予提供計算資源支撐它們運行的“礦工們”,并從主人或者廣告商那里掙到代幣收入。

這里沒有上帝之手,讀者是智能體的主人,并對智能體有完全的控制權;讀者可以充分發揮自己的理性,讓智能體按照自己的要求運行。智能體在經濟上“自足”運營,并通過互相交流將算法推薦和社交推薦有效結合起來,且有效保護了主人們的隱私權利。AI智能體通過區塊鏈而組成網絡,這是下一代信息篩技術。這,也是閱讀的未來。

文章轉自廣告門

10bet